知名公司宣布破产!曾拥过亿用户

5月26日,天眼查App显示,深圳市快播科技有限公司企业状态由吊销未注销变更为注销,注销原因为宣告破产。

成立于2007年12月,深圳市快播科技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为于璐,由张克东、于璐、刘燕三人共同持股。对外投资信息显示,该公司持有北京快播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市快玩科技有限公司、湖南省快播科技有限公司等共 6 家公司股份。南都湾财社记者注意到,目前6家公司均处于注销或吊销未注销状态,彻底消失在市场。

提及快播,仍能唤起不少人十余年前的记忆。作为曾在中国视频领域红极一时的头部播放器,快播曾有过“高光时刻”,也在势头正盛时因涉嫌传播淫秽信息被调查。

梳理视频内容过去十年的脉络,快播称得上是一个“分水岭”。在快播出现之前,暴风、土豆、迅雷、乐视等当时主流的播放软件已经诞生,虽各个软件本质上并无不同,但快播却在诞生后凭借视频品类全、更新快、播放快等便捷属性迅速蹿红,成功获得大量用户。

不过,用户数据的背后,是快播窃取视频网站等市场主体版权的行为,也使得快播最终彻底消失在公众视野。

在快播成立的2007年之前,视频领域已经有了暴风影音、土豆网、乐视网等播放器,但由于播放慢、资源不全等限制条件,人们更多依靠下载软件从资源站下载视频观看。

公开资料显示,2007年12月,带着仅有5人的团队,王欣扎根深圳车公庙附近一间10多平米的“农民房”,正式开始开发快播。朝着“中国人要用自己的播放器”这个理想,快播创设了专有格式qmv+,也形成当时中国特有的技术。

作为一家不提供内容的技术服务商,根据公开资料,快播的盈利包括三部分,分别是弹窗广告和搜索引擎、联运游戏平台“快玩”游戏,以及机顶盒的销售。从2012年至2014年3月,快播公司的营业收入为5.4亿元人民币,其中快播广告收入占到61%,快玩游戏为38%。

有公开资料显示,截至 2012 年9 月,快播总安装量已超过3亿,当年中国网民总数才5.38亿。巅峰时期,快播用户规模在4亿~5亿之间,相当于国内同类播放器的用户之和。

彼时,快播通过特有技术帮助这些中小网站解决了降低服务器和带宽成本,让用户方便、流畅地观看站子上的各类资源。值得注意的是,快播还允许各网站依靠这些资源引来的流量自行进行广告投放和收益,公开数据显示,大的网站一年能收益一两千万,到2013年,这类依靠盗版和色情内容生存的网站已经达到了10万多个。

快播自己也从中获益。2010年10月,快播收获赛富基金400万美元的投资;在优酷、土豆等视频网站还在为盈利和版权苦苦挣扎时,2011年快播的收入就已超过1亿,成为市场第一。在版权市场尚未建立时,通过技术满足用户需求,以快播所代表的播放器生意既满足了用户需求,又不需要付出太多成本就能一本万利。

不过,跳过版权购买环节凭技术获取视频资源,提供给用户免费观看,让用户几乎可以在快播上找到任何想看的视频,这种方式虽然让快播吸引了大批用户,但也让其成为视频网站的“眼中钉”。

面对此种不合规行为,2013年,乐视网、、腾讯视频等国内数十家视频网站和版权方,联合发起“中国网络视频反盗版联合行动”,对快播的盗版行为采取了技术反制和法律诉讼,向快播索赔25万人民币,并责令其停止侵权行为。

2013年12月30日,国家版权局等四部门就打击网络侵权盗版专项治理“剑网行动”发布通报,对快播作出罚款25万元的行政处罚,并责令其停止侵权行为。

2014年6月,深圳市市场监管局向快播送达《行政处罚决定书》,处罚决定明确指出,快播公司未经权利人许可,在应知和明知第三方网站侵犯他人信息网络传播权的情形下,仍对侵权信息进行主动采集、编辑、整理和设链,具有明显的主观过错。这一行为扰乱网络视频版权秩序,损害公共利益,处以2.6亿余元罚款。此外,快播未经许可传播影视剧、综艺类作品共24部,近1000集。深圳市市场监管局根据其所侵犯版权作品市场价格的平均值计算,认定其非法经营额为8671.6万元。根据相关法律对其处以非法经营额1倍以上5倍以下罚款的中间档,即26014.8万元。

2016年1月,快播公司及主管人员传播淫秽物品牟利案在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一审开庭审理;同年9月,该案在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宣判,快播公司、王欣、张克东、牛文举均表示认罪悔罪,法院判决快播公司犯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判处罚金1000万元;王欣、张克东、吴铭、牛文举分别被判处3年6个月至3年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广东高院二审判决认为,快播方面在明知或者应知小网站不具备授权可能性的情况下,主动采集其网站数据设置链接,并对该设链网页上的内容进行分类、整理、编辑、排序和推荐,还将小网站伪装成行业内具有较高知名度的大网站,为其实施侵权行为提供帮助。快播帮助侵权网站传播作品的行为,并非仅损害了某一家公司的民事权利,还损害了整个网络视频版权市场的秩序,损害了公共利益。

2018年2月7日,入狱近1300天的王欣出狱。工商信息显示,同年7月,王欣以及快播的多名高管撤退,一方面撤资,另一方面为退出管理层。出狱后,王欣退出快播公司,转向人工智能领域,创立了云歌和灵鸽两家公司。随着近日快播相关公司的陆续注销及吊销,快播的故事至此也画上了句点。

其实,在快播凭借侵权盗版与色发家那一刻起,监管的重锤便悬于头顶,快播的结局早已注定。哪怕是在庭审时,王欣那一句为人津津乐道的“我们只是一家技术研发公司,就算用户不用我们的技术,也会用其他公司的技术”,也无法洗脱根植于快播血液中的不合规烙印。

也正如快播在其发布的《致快播用户书:我们涅槃在即》中所提到:快播“自宫”涅槃,最后一位盗版战士的倒下,标志着互联网视频草寇时代结束。

实际上,在快播倒下之前,视频播放器的江湖早已不平静。在2010年前后,互联网视频行业迎来拐点,视频网络化时代正式降临。2012年,优酷网与老对手土豆网合并成为优酷土豆集团;2013年,百度3.7亿美元并购PPS,苏宁联合资方4.2亿美元并购PPTV;加之家电巨头、互联网企业以及广电企业开始纷纷涌入网络视频行业,版权之争愈演愈烈,行业的版权意识也逐步树立,版权监管也在不断加强。

在这个时期,暴风影音、QQ影音、百度影音等以往装机必备的视频播放器也逐渐势弱,开始逐渐淡出人们视野。其中,百度影音也于2013年12月全面下架盗版内容并称转型娱乐平台;在2022年6月,腾讯宣布下架QQ影音所有版本。

在这个过程中,暴风影音也曾尝试业务转型,但成效甚微。曾凭借解码功能发家的暴风影音虽然在2015年登陆创业板并创造了39次涨停,市值曾达400亿。但与此同时,由于冲击IPO期间规模与成本的控制,让其错过了采买版权谋划转型的黄金时期。上市之后,暴风影音急切寻找新的业务突破点,转而豪掷80亿元,计划对稻草熊影业、游戏公司甘普科技、体育媒体服务公司MP&Silva等公司并购。但也正是MP&Silva并购案的爆雷成为点燃暴风影音资金链断裂风险的导火线亿市值的泡沫被刺破。

“资本的涌入开启了视频行业的全新发展阶段。”有互联网分析师表示,在这个阶段,视频版权成为视频行业争夺的焦点,企业们开始以亏损换取市场、以正版内容抬高竞争门槛、培养用户观看版权意识。同时,在线视频的出现也进一步挤压了本地视频的市场,加之互联网行业的监管不断完善,打着版权擦边球的视频播放器市场份额势必会不断萎缩,直至消亡。

上述分析师补充道,“以快播为代表的视频播放器的黯然退场是互联网行业健康发展的必然结果,也揭示了业务合规和战略谋划对于企业发展的重要性。”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