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近东“重返”台前苏宁欲新开超3000家门店

“苏宁易购要以奔跑的姿态迎开局,时不我待、只争朝夕,开启一场新的突围。”1月2日,张近东在辞任苏宁易购董事长两年半以后,以苏宁控股集团董事长身份重回公众视野。伴随张近东的回归,

一是全年将新开超3000家门店,以城乡结合、多赛道等方式提高市场覆盖,开大店、开好店并形成立体式的门店网络;二是转换电商业务发展模式,全面开放合作,深度链接并扎根各大流量平台,发挥供应链、物流售后等零售能力优势,实现快速拓展。

近一个月来,张近东选择从苏宁易购重返台前,虽为苏宁释放出更多积极信号,或能推动苏宁易购新一轮变革,可积重难返,市场论调并不乐观。

无论是供应商、内部员工还是消费者,均出现不少“不买账”的声音。一如“欠供应商的钱还了吗?”“房租都到期了,还开新店,赔死了,人是第一要素”“家乐福员工离职补偿金给了吧!”再如,“周围的人已经没有人用苏宁易购app了,苏宁实体店里以前营业员比顾客多,现在连营业员也几乎看不到几个了”“苏宁易购自营东西少还贵,质量次价格高。自信哪里来的?”……

时间回到1990年,27岁的张近东在国企干得有声有色,从自己领导身上就能预见自己未来的发展,这不是胸有鸿鹄之志的张近东想要的样子。

那年冬天,敢作敢为的张近东放弃了令旁人眼红的铁饭碗,身边人都认为“他疯了”。揣着十万块家当,他在南京宁海路租下一个200平方米的门面房,取名为“苏宁交电”,专营空调。

一是优化服务。还没有彻底摆脱计划经济的时代阴影,各大商场都凭借自身优势,坐等顾客上门,只负责把产品卖出去。张近东首次提出送货、安装、保养、维修一条龙服务,引得顾客赞不绝口,消费者络绎不绝。

二是淡季订货。空调作为具有明显季节差异的产品,厂家旺季分分钟断货,淡季却开不出员工工资。张近东选择在淡季拿出低价订货,支持厂家度过寒冬,同时也保证自己的货源,最终实现互利共赢。

三是打价格战。那个时代价格不透明,用户只能线下跑货比三家,找性价比最高的店面。张近东光明正大地将各大厂商的出厂价在《扬子晚报》上展示,并放出了自己的最低价。

曾几何时,不按套路出牌的苏宁模式直接搅乱了整个南京的空调市场。如今,从“工厂时代”、“市场时代”到“心智时代”,近40年零售商业环境的变迁,供求关系早已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

站在2024年的起点,老骥伏枥的张近东试图使出新“三板斧”,挽苏宁易购于危难。他深知:“淘金的时代已经过去,未来是炼金的时代,是精耕细作的时代,比拼的是管理,是运营,是企业最核心、最基础的经营能力。”

具体工作包括加快完善物流、售后等终端网络建设,加强门店基础管理、提高店面形象和服务质量等工作,通过强化苏宁易家等核心大店建设、全链路的家电家装销售及履约服务,加速推动品牌心智从“买家电到苏宁易购”向“定制家庭场景到苏宁易购”转变升级。

去年苏宁易购共有32位85后担任总经理及以上职务,2024年称会继续加大1200管培生的引进和培养。“1200工程”是苏宁多年来采取的人才培养机制,以往不少苏宁高层都是来自于该工程。

从苏宁易购发布2022年年度报告和2023年第一季度报告来看,目前其核心家电3C这项“造血”业务已实现季度盈利,亏损也在逐步收窄,可否张近东能否以新“三板斧”带领苏宁易购在2024年实现全面盈利还得打一个问号。毕竟,其以往的资金债务问题尚未完全解决,同时还需面对阿里、京东、拼多多等电商巨头的市场“竞价”,想要“破立”难上加难。

作为苏宁掌舵人,业内人士评价张近东,钦佩的无不是他出色的领导力与卓越的预见力。尤其是带领苏宁从“小舢板”变成“大航母”,这其中展现的一些企业家特质值得借鉴。

1993年1月的凛冽冬风中,金陵城的大街小巷,随处可见苏宁发的空调反季节宣传单:“要想夏天过得好,就去苏宁买空调。”彼时,媒体发布的一则《“联合舰队”与“小舢板”正面交火》将苏宁掀起的价格战推到风口浪尖。

即使遭遇南京八大国有商场全面“封杀”,苏宁也靠之前的订单交出了年销售额3亿的惊人成绩单,一场大战以“小舢板”的全面胜利告终。

2004年,国美、苏宁纷纷上市。有了资本的加持,双方竞争更加有恃无恐,一山不容二虎,“苏美争霸”正式拉开序幕。

办峰会、开论坛、拼服务、做物流、价格战、买独家授权……苏宁与国美以你死我活的态势疯抢行业老大的话语权。

其实从当时的市场数据看,苏宁在战场上接连失利,张近东的硬气话“你不要买苏宁,我做不过你就送给你。买,你是买不起的”更像是一时意气,为了捍卫苏宁的尊严。

2008年黄光裕因涉及经济犯罪被捕入狱,“美苏”争霸鏖战至此,张近东不战而屈人之兵,苏宁拿下了电商龙头的宝座。

2009年,苏宁成为中国最大的家电连锁企业,坐拥 280 亿元的张近东在胡润百富榜上位列第十。张近东有多风光?要知道,此时同在榜上的马云才排第88位。

送走了黄光裕,张近东还没高兴两年,他又迎来了刘强东。经历“两东”之战后,2010年至今,苏宁启动了新一轮互联网转型,亦称张近东的第三次创业。

在张近东眼里,只有海外的沃尔玛才是苏宁需要硬钢的敌人,就在他沉浸“抵御外敌”、要让国货发光发热的时刻,殊不知,京东已经全面向苏宁开战。

对于刘强东的打法,张近东再熟悉不过,早年间苏宁就是靠对八大商场发起的价格战,才赢得最初的市场份额。

那年,张近东举债80亿豪赌价格战,国美、阿里、当当等巨头也坐不住了,纷纷参战,战况十分激烈。

京东作为平台,是代销模式,产品卖出去才会给厂家结账,整个过程完全没有资金压力;而苏宁则是采购模式,所有电器都需要预付款,在店积压的库存都是苏宁需要花长时间回流的资金。

两者看上去都是把电器卖给消费者,但背后的逻辑却有天壤之别。京东作为互联网电商代表已经强势崛起;而苏宁还是传统家电运营模式,顽固地守着已经被时代淘汰的城池。

这场声势浩大的价格战之后,一度宣称网上商城违背商业本质的张近东也下定决心要全面“互联网化”。

回顾张近东的创业史,不安于现状、勇于开拓一直是张近东的性格底色,让他敢于丢弃铁饭碗下海经商,也让他在绝境处敢和八大商场叫板抗衡,最终实现一战成名。

“美苏”争霸的最终胜利,也得益于张近东不甘人后的倔脾气。虽然黄光裕入狱只是张近东的运气,但机会往往也只留给那些有准备的人。

2013年2月21日,张近东宣布,公司名称正式更名为苏宁云商,用张近东的话说:“一条包揽线上线下以及零售服务的云商之路。”

以“亚马逊+沃尔玛”的模式再造苏宁辉煌,张近东本以为这是再上一层楼的序曲,却没想到成为苏宁辉煌的终章。

入驻电商,苏宁错过了天时,在互联网萌芽阶段没能挥师北上;到此时也错过了地利,电子商务的庞大市场早已经被淘宝、京东瓜分,2015年,拼多多横空出世,增速惊人,原本就不宽敞的赛道更加拥挤,此后天下三分。

2012年,张近东耗资6600万美元全资收购母婴平台“红孩子”,活生生把母婴垂直电商NO.1做成了如今的三线产品,多家门店关门歇业。

2013年,张近东以2.5亿美元收购PPTV,进军视频领域。PPTV一直处于比较尴尬的地位,相比于爱奇艺、优酷等第一梯队,它缺少过硬的内容,而相比于抖音、快手,它又少了一些噱头和概念,主打的体育板块只是烧钱,并不带来盈利,到今天几乎无人问津。

2014年,张近东以1000万美元全资收购满座网,并将其并入自己的本地生活事业部。当时团购网站“一天倒闭四五家”的惨状不断,90%以上的团购网站都已经死掉了,只剩下美团、饿了么两家独大。毫无悬念,苏宁接手不到两年,满座网倒闭。

2015年底,苏宁以19.3亿元入股努比亚,挤进智能手机赛道。结果可想而知。试问如今80后、90后、00后,有谁还听过努比亚的名号?

与时俱进的张近东不甘心,2016年继续收购龙珠直播,却因为泄露个人信息、主播传播色情低俗内容导致多个部门联合约谈相关负责人,龙珠直播也几近凉凉。

2017年,苏宁42.5亿元完成对天天快递的收购,“电商”+“物流”被外界十分看好,一度被称为“美好姻缘”。而实际情况却是,自张近东收购天天快递以来,天天快递持续三年亏损且亏损数额不断扩大。

同年,苏宁易购将“苏宁小店”作为撬动快消领域、链接苏宁全业态的超级入口。然而,一夜之间开遍全城的苏宁小店,却又在3年后一夜关闭将近80%的门店。

“一件事情没有做好,集中精力去做是有可能做好这件事的,但苏宁小店总是想着要用一个坑去填前面的一个坑,后面无法填上这些坑就只能放弃这个事业了。”苏宁小店相关人士评价道。

2019年,苏宁27亿元收购37家万达门店,又斥资48亿元买下家乐福中国80%股份。经历了两年的磨合后,家乐福中国业务在苏宁的带领下并没有出现起色。彭博最新报道称,苏宁易购正考虑出售其持有的家乐福中国控股股权,以此筹资自救。

以上领域在实力上还是能打的,但张近东的野心远不止于此,正如凯撒大帝的信念,I came, I saw, I conquered!

苏宁酒店、苏宁阅读、苏宁旅游、苏宁彩票、苏宁天气、苏宁应用商店等一大堆App都成了炮灰,再加上收购的江苏足球俱乐部和国际米兰俱乐部,这些年苏宁在各个领域的投资超过700亿元。

时代抛弃你时,从来不会和你说一声再见。投资折戟、债台高筑、经营维艰,苏宁并没有从黑暗的历史时刻中走出来。

事后诸葛亮质疑张近东的决断并不明智,重新审视近年来苏宁的并购扩张之路,我们不难发现:抓住风口,张近东打入团购、直播、便利店等新兴业态;坚守领地,张近东也加入快递、商超等传统行业;争夺流量,张近东在视频、足球等领域也没少花功夫……

问题在于,在完成并购后,不同领域各自为政,虽然都冠有“苏宁”的名号,但各个业务之间缺乏协作,光是烧钱少有营收,极大地拖累了公司的主营业务。

即使跟风都错过了最佳时机,不做预判一头扎进红海市场里去争夺残羹冷炙,得来的结果自然是负债率节节攀升。

公司内部,尽管苏宁易购经历了数次权力更迭,甚至股权旁落的张近东只剩下名誉董事长一职,但过去一段时间,张近东似乎正在重新掌舵。苏宁与很多家电品牌的合作会议上都能看到张近东的身影,

在时代前进的浪潮里,我们看到只有时代的娇子,而非“娇子”的时代。企业想要乘风破浪奔赴前途,必须战略定位清晰,持续修炼内功。当机会来临,有能力抓住它,当风口逝去,凭实力长存。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