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283人恋爱最终谋杀其中11人!将受害者烧成渣

1868年4月12日,亨利·兰杜出生在了巴黎的一户普通人家中,他的母亲是家庭主妇,父亲是钢铁公司的锅炉工。与大多数连环杀人犯不一样的是,亨利的童年过得十分幸福。这家人虽然说不上富裕,但是吃饱穿暖还是绰绰有余,亨利的父亲老实本分,家庭气氛融洽。

亨利从小就展现出了自己的聪明才智,亨利被父母送进了一所天主教学校,在校期间他表现优异,甚至还被教堂任命为副执事(职责是帮助牧师处理杂务)。17岁时,亨利离开了天主教学校,去到了一所当地著名的机械工程学院,在那里学习了一年的工程学之后,18岁的亨利被征召入伍,在部队服役了4年,最终以中士的身份退伍。

其实早在天主教学校时,亨利就已经学会如何靠着自己的才智赢得女人缘,退役回来后,他爱上了自己的远方表妹里米,两个年轻人干柴烈火之后,里米怀了孕,并于1891年生下了一个女儿。即便两人已经有了骨肉,家人们还是不同意这门亲事,可里米已经认准了亨利,非他不嫁,1893年10月7日,两人顺利结婚,之后又陆续生下了3个孩子。

为了养活,亨利到处求职,终于在一家公司找到了文员的工作,待遇不错,老板人也很好,甚至还想让亨利当自己的合伙人。听到有这样的机会,亨利毫不犹豫地将自己的全部积蓄交给了老板,结果可想而知,老板是个骗子,拿到钱后便消失得无影无踪。遇到这种情况,大多数人应该都会痛骂骗子,惋惜钱财,生自己的气,但这些情绪亨利都没有,这次受骗为他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成为了他诈骗生涯的开端。

他开了一家公司,专门倒卖二手家具,瞄准的客户是一些被生活所迫,不得不变卖家具换钱的寡妇。亨利诈骗的手法也非常简单——先是用花言巧语取得对方的信任,相处一段时间后再告诉她们,自己有个非常不错的投资项目,收益很高,然后这些急需一笔收入来改善生活的女人们,就会乖乖把存款交到亨利手上。

当然了,那些项目根本就不存在,这些钱最后都落进了亨利的口袋里。除了骗一骗这些女人,亨利还用这样的手法骗过不少投资人,他先是抛出几个项目,套到钱之后就玩失踪,为了躲避警方追捕,他甚至远走他乡隐姓埋名,连家人都不敢联系。可骗局总有被揭露的一天,1900年,在他从巴黎一家刚被自己诈骗的银行逃跑时被警方逮捕,并因诈骗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

两年后,亨利出狱了,但是他没有改过自新,依然靠诈骗度日,在这之后的几年中,他又因为诈骗入狱四次,虽说每次刑期都不长,但加在一起也有近3年的时间。在行骗的道路上,他逐渐忘记了自己“工作养家”的初衷,这几年赔偿、罚款加上坐牢,小家早就被他掏空了,甚至父母还要补贴他们,里米跟孩子们只能住在廉价的公寓里,省吃俭用的过日子。

可亨利已经回不了头了,1908年,他又勾引了一个40多岁的有钱寡妇,两人还一度发展到了要结婚的地步。一旦成功结婚,亨利就能拿到寡妇价值15000法郎的嫁妆,但是在最后关头,对方发现了亨利的伎俩,再次将亨利告上法庭,这次等待亨利的是长达5年的监禁。

亨利的所作所为让家人蒙羞,他的父亲觉得儿子是家族的耻辱,气得直接上吊自杀了,母亲也在亨利服刑期间病死了。

父母的离开并没有让亨利悔过,他反而开始变本加厉。1914年,巴黎的几大报刊上出现了这样一则广告:“我是一名43岁的鳏夫,有两个孩子,收入可观,为人正直,在上流社会也有不少朋友,希望能找一个情况类似的人共度余生。”那时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法国几乎所有适龄男性都被派上了前线,战争带来的不仅有残缺的家庭,更有经济的萧条,这对于那些需要独自拉扯孩子的女性来说尤为艰苦,亨利的这条消息便是她们生活的曙光。后续发展如他所料,信件如雪花般飞来,在将它们看了个七七八八之后,亨利选择了最适合自己的“猎物”。

39岁的库切尔夫人成为了第一个受害者。她是一家内衣店的裁缝,于1909年丧偶,带着16岁的儿子安德烈一起生活。亨利以“工程师迪亚尔”的身份开始和库切尔交往,并顺利地让她爱上了自己,两人很快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婚姻大事不能儿戏,更何况这次婚姻事关母子俩之后的幸福,库切尔的哥哥便决定亲自见一见这个未来妹夫。于是库切尔便带着家人来到了“迪亚尔”先生在尚蒂伊居住的别墅,恰逢“迪亚尔”不在家,三人便在别墅中游览了一番,在这个过程中,库切尔的哥哥偶然发现了一个箱子,里面竟然装满了其他女人给亨利的来信!

这还了得,哥哥立马带妹妹来到这个箱子之前,告诉她“迪亚尔”就是个骗子,并对这段婚姻表示了强烈反对。但爱情让库切尔理智全失,铁了心要和“迪亚尔”结婚,甚至不惜和家人断绝关系。就这样,披着迪亚尔先生面具的亨利很快和库切尔完婚,带着安德烈换到了韦尔努耶的一栋别墅里居住。

1915年1月24日,这是库切尔最后一次被目击的日期,之后她就和安德烈一起消失了。同年2月,亨利在银行里开了一个账户,存了5000法郎。对外,他声称这是自己从父亲那里继承来的遗产,但实际上,这笔钱是他卖掉库切尔的资产之后得到的。至于那对可怜的母子,已经被亨利在那栋地处荒郊的别墅中杀害了。

第二个受害者拉博德夫人是一名阿根廷移民,她的丈夫生前开了一个大酒店,前些年因为肺癌去世。有一天这位夫人兴致勃勃地告诉朋友,自己要和一个富有魅力的巴西工程师结婚了,但又觉得婚礼的繁文缛节太多,所以两人选择直接开始工具。没错,这个“巴西工程师”就是亨利,几个月后,拉博德也失踪了。

接下来落入亨利魔爪的是51岁的吉兰夫人,1915年8月,她来到韦尔努耶和亨利同居,之后就再也没有人见到过她。同年11月,希尔夫人在韦尔努耶失踪,又过了不到一个月,安妮夫人失踪了。

12月底,亨利还杀害一个名叫芭比莉的19岁女仆,但是他杀人的原因一直是个谜。芭比莉是个苦出身,没有什么财产,根本就不在亨利的猎杀范围。到底是什么让她丢掉了性命呢?或许她像蓝胡子童话里的年轻妻子一样,发现了亨利的秘密,亨利为了不暴露自己,所以选择了杀掉她。

在杀死芭比莉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亨利都没有再出手。他卖掉了韦尔努耶的别墅,又在甘巴伊思重新买了一栋面积更大的别墅,这里除了和之前一样地处偏僻外,还有一点很吸引亨利——房子的一楼有一个巨大的壁炉。

1916年年末,亨利又勾搭上了一位富有的寡妇布韦松夫人。他花了好几个月的时间,让布韦松和家人断绝关系,又让她的妹妹特收养了布韦松未成年的儿子。搞定一切后,1917年4月,布韦松搬进了亨利的别墅,之后和前几任“妻子”一样,失踪了。

同年9月,豪梅夫人爱上了亨利,并于一个月后失踪;紧随其后的是38岁的帕斯卡,于1918年3月失踪;之后落魄交际花玛丽夫人也掉进了亨利的陷阱中,与1918年末失踪。

至此,死在亨利手上的人已经达到了11个。值得一提的是,为了保证受害者的亲属不起疑,亨利还会伪造各种信息,让他们相信受害人还好好的和自己生活在一起。

但我们之前就说过,只要是骗局,就有被拆穿的那一天。事情的转折发生在布韦松夫人失踪后的第二年,她的儿子因病去世了。妹妹拉科斯特给姐姐写了一封信,希望她能来出席葬礼,但直到孩子入土,布韦松都没有露面。拉科斯特对此感到奇怪,细细想来,姐姐已经有几年没有露过面了,甚至最近连信都不写一封,她到底怎么了?

心系姐姐的拉科斯特来到了甘巴伊思, 但当地人没人认识“布韦松夫人”,就连镇长都表示,甘巴伊思从来就没有这号人。这可把拉科斯特吓坏了,连忙报了警。

根据拉科斯特提供的线索,警察找到了亨利的别墅,里面空无一人。警方只能停止调查,但拉科斯特却没有放弃,她见过亨利,对那张长满胡子的脸印象深刻,并给清楚地记得他是从巴黎来的,于是拉科斯特义无反顾地前往巴黎,开始了日复一日地在大街上游荡,企图找到那个神秘的“姐夫”。

让人没想到是,这约等于大海捞针的行动居然线日,拉科斯特在大街上见到了那张熟悉的脸,此时亨利正搂着新情人走进一家酒店。拉科斯特愣了两秒钟,之后拼命跑到了距离最近的警察局,向那里的警员说明一切。警方迅速出动,逮捕了一脸惊奇的亨利。

为了将亨利绳之以法,警方在亨利位于甘巴伊思和韦尔努耶的别墅分别进行挖掘,希望能挖到被害人的尸体,但是挖了半天,却只挖出一堆狗的骨头。 不过此行并非一无所获,在亨利的别墅中,警方找到了一个笔记本,上面写了一串名字,警方对这份名单展开调查,发现上面的人都失踪了!这些人,正是和亨利结过婚的那些夫人们。

警方在炉灰堆里发现了人类的骨头,除此之外还有女人衣服上的别针。不仅如此,警方还查获了他这些年和那些女性的通信,据统计,共有283人与亨利有过浪漫关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