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集团三闯IPO又遇挫折:高速扩张下3年累亏76亿涉嫌税收违法被查

日前,知名潮流零售商KK集团在港交所递表3个多月后,突然披露了更换整体协调人的公告。而这已经是该公司第三次冲击港交所IPO的尝试。

根据最新公告,KK集团曾于2023年7月31日委任摩根士丹利及瑞信作为其整体协调人。但自2023年10月13日起,集团已经终止委任瑞信为其整体协调人之一。

公告一出,给IPO进程连遭挫折的KK集团再度蒙上一层阴影。招股书显示,KK集团3年多累计亏损达75.58亿元,尽管今年一季度实现扭亏为盈,但背负着不小的债务压力。截至今年第一季度末,KK集团的负债总额仍高达135.51亿元。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据悉,在创立之初,KK集团依靠加盟为主、自营为辅的模式快速起步,然而加盟商们却在合作两年间选择撤离。招股书显示,加盟商的数目从2020年底的85家降至2023年3月底的36家,降幅超过57%。

值得关注的是,此前曾有加盟商公开举报KK集团税务违法问题,近期,税务机关对KK集团进行了查处,要求其补缴税款及加收滞纳金合计约400余万元。

鳌头财经注意到,由于旗下运营第三方品牌众多,质检问题成为重中之重。自成立以来,KKV门店产品真假混卖的相关投诉屡见不鲜。2022年5月,KK集团就曾因违规从事商业特许经营,被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处以30万元罚款。

业绩增长乏力、加盟商纷纷“出走”之下,三闯港交所的KK集团,究竟能否顺利成为“潮流零售第一股”?

近期,广东快客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下称“KK集团”)被检举税收违法,深圳市税务局第一稽查局对其进行查处,要求其补缴税款及加收滞纳金合计四百余万元。

据了解,2021年末,张烁(化名)向深圳市税务局税收违法举报中心提交了KK集团涉嫌税收违法行为的相关证据及举报信,随后深圳市税务局将此案移交给深圳市税务局第一稽查局侦办并立案。

经过深圳税务稽查机关两年多调查取证,深圳市税务局第一稽查局于今年8月对KK集团被检举税收违法行为的事项立案查结。据检举税收违法行为简要告知书显示,查补广东快客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公司税款2473232.44元,加收滞纳金1564133.94元,合计4037366.38元。

对于上述告知书中给出的结果,张烁存在异议,并再次向深圳市税务局福田分局进行检举。9月11日,深圳市福田税务局下发简要告知书,告知书显示,经审核相关材料暂未发现异常情况。

值得注意的是,这并不是KK集团第一次被罚。2022年5月,KK集团就因特许经营权违规被举报,并遭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行政处罚30万元。

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KK集团旗下KK馆、KKV、THE COLORIST调色师等三个品牌自从首次订立特许经营合同之日起15日内,未依法向商务主管部门备案,涉嫌违规招募加盟,违反了《商业特许经营管理条例》,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于2022年5月20日对广东快客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作出行政处罚,罚款30万元。

此外,还有不少网友在公开投诉平台上透露,KKV门店存在产品真假混卖现象,市场口碑亟待重建。据黑猫投诉平台数据显示,截至11月1日,鳌头财经以“KKV”检索注意到该品牌共涉及77条投诉,投诉内容大都是食品存在异物、售卖过期产品、商品发霉、店员服务态度差等。

资料显示,KK集团成立于2015年,首家门店KK馆专注于零售美妆、零食等进口快消品的销售与品牌运营。随着业务不断扩张,除KK馆外,KK集团旗下还陆续开设了KKV、THE COLORIST、X11等多个连锁零售品牌,迅速覆盖到生活、美妆、文化潮流、进口商品等众多领域。

根据最新招股书数据,截至2023年3月31日,KK集团共有门店690家。其中“KKV”共有387家、“THE COLORIST”共有196家、“X11”有47家、“KK馆”有60家。对于门店的扩张计划,公司在招股书中表示,2023年计划新增270家门店。

但从经营数据来看,KK集团急速扩张的同时,也陷入了“扩张亏损”怪圈。招股书显示,2020年-2023年第一季度(以下简称“报告期”),KK集团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6.46亿元、35.24亿元、35.51亿元和14.46亿元。不过,从营收走势来看,2022年后,KK集团的营收增长陷入停滞,从2021年同比114.09%的增幅骤降至0.77%。

与此同时,报告期内,KK集团实现净利润分别为-20.17亿元、-56.81亿元、0.62亿元和0.78亿元,合计亏损达到75.58亿元。

KK集团对此解释称,2020、2021年出现大幅亏损的原因,主要是由于计入损益的金融负债所导致,并不代表公司实际经营出现问题。

不过,鳌头财经注意到,即便不包括金融负债的公允价值变动损益,2020年-2022年,KK集团经营亏损也分别达到1.43亿元、2.38亿元和3.23亿元,经调整后净亏损分别为1.71亿元、3.04亿元和4.12亿元,都未能实现盈利。2023年第一季度,KK集团的经调整净利润为8594.80万元,实现扭亏为盈。

然而,短期的业绩抬头并无法让KK集团彻底摆脱亏损的阴霾。事实上,其2022年底的亏损门店达到了248家,占门店总数的35%;2023年一季度亏损门店仍有92家,占门店总数的13.3%。

对于业绩亏损的原因,鳌头财经注意到KK集团商品来源有近90%均为第三方品牌,自有品牌的商品占比非常小。而第三方品牌的特点,就是毛利率不突出,直接拖累公司的盈利能力。以2022年为例,KK集团旗下自有品牌的毛利率高达52.3%,而第三方品牌毛利率仅为36.8%。

同时,2022年KK集团作为货品超过2万种的集合零售企业,对前五大供应商的货物采购比例达到6.6%,虽然较2020年的18.1%下降了11.5个百分点,但是目前这个比例还是太高,这对于KK集团提升整体议价能力不利。正是由于对第三方品牌的疏于掌控,拖累了KK集团的整体盈利水平。

事实上,KK集团前期能够实现快速扩张,离不开加盟商的助力。招股书显示,2019年KK集团门店数为211家时,其中加盟门店有164家,自有门店仅47家。2020年,门店数增至556家,其中加盟门店达424家,自有门店为132家。这也是加盟店数量达到顶峰之时。

而加盟商能够快速开店,这也与KK集团的“帮助”有关。招股书显示,前期为了吸引加盟商加入,KK集团曾向加盟商提供利率为10%-12%的无担保计息贷款,以为其相关门店的营运(包括有关门店初创、装饰相关的开支及成本以及其他营运相关开支)提供资金。

据招股书显示,2019年-2021年6月,两年半时间内,KK集团向加盟商提供的贷款及预付款累计达5.6亿元。同时,2019年-2022年10月31日,KK集团分别向10家、32家、22家及14家加盟商提供计息贷款,来自加盟商贷款的利息收入约为522万元、2995万元、3970万元、3419万元、759万元。

业内人士分析,“贷款给加盟商开店,对于KK集团来说,既避免了自己开店的重资产投入,又可以收取来自加盟商的贷款利息,还可以从加盟门店中获取收益,可谓是一举三得。”不过,自2021年6月30日起,KK集团停止了对加盟商的这项“扶持”计划。

那么,KK集团向加盟商提供贷款合规吗?根据《贷款通则》第21条及第61条,仅有持牌金融机构可合法从事放贷业务,非金融机构的公司之间的贷款则被禁止。

或受此影响,从2021年起,KK集团的加盟店数量成倍式下滑。招股书显示,截至2021年、2022年和2023年3月31日,公司门店数分别为721家、707家和690家。其中,2021年加盟商数量由2022年的424家下降至357家,2022年则骤降至114家,今年3月底又在此减少至两位数,仅有95家。

与此同时,公司加盟商数量由2020年末的85家变为2023年3月底的36家,减少了一半多;从2022年至2023年一季度只有5个新增加盟商。

而加盟商加速出逃,直接原因或许是门店经营业绩不佳,加盟商盈利困难。从招股书披露的数据来看,加盟店的单店月均GMV通常都低于自有门店,甚至低出不少。例如2020年前开设的门店,在2023年一季度,自有门店的GMV平均可以达到82万元,但加盟店的GMV却只有48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在加盟商纷纷离场之后,KK集团只能通过加速开设自有门店,或是直接出资收购加盟门店的方法,来维系公司的门店规模。此举虽然保证了KK集团的规模扩充,但另一方面,却加剧了公司的重资产模式,也对其盈利能力再次形成重大威胁。

目前,KK集团仍背负着不小的债务压力。招股书显示,2020年-2022年,KK集团的负债总额分别为58.24亿元、138.31亿元、137.62亿元。今年第一季度末,KK集团的负债总额仍高达135.51亿元。

从现金和现金等价物看,招股书显示,2020年-2022年,KK集团的现金和现金等价物分别为1.68亿元、4.66亿元、2.48亿元。今年第一季度,KK集团的现金和现金等价物增加到了5.67亿元,但相较其高额负债,仍显得微不足道。

总体来说,KK集团虽然在经纬中国、洪泰基金等知名投行的加持下,顶起了内地零售“独角兽”的光环,但由于KKV门店快速扩张以及大量SKU,导致的造血能力偏弱,盈利也一直处在下滑状态,再加上加盟模式存疑、行业竞争激烈,未来所面临的挑战依旧严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