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画作《抱团发展》并致敬崔野教授

教授乃我族安徽宿州籍宗亲,原在安徽师范大学任教,因才学卓著、名声响亮,退休后被集美大学作为人才引进。“百度搜索”资料显示,其自幼酷爱书画,曾受教于徐悲鸿弟子、著名画家梅纯一先生,并得当代著名画家郑震亲传。后又得一代大师刘海粟、王个簃、朱屺瞻、唐云等指点,博采众长,师法自然。他长期从事中国画研究、教学和创作,尤以山水、人物画见长。其作品风格浑厚洒脱,沉雄苍劲,疏密有致,舒约有度,且用笔独到,线条扎实,可谓八面出锋、内涵深厚。他擅于巧妙地处理黑与白、虚与实、浓与淡、粗与细、疏与密间的辩证关系,作品通俗流畅,雅俗共赏,不做作、不牵强、不拘谨。十九岁即获“全国摄影、美术展览”一等奖,《人民日报》为此做过专门报道。三十和四十一岁时两次参加“全国美术作品展览”均获奖,有多幅作品被、全国政协礼堂收藏和陈列。曾在北京、上海、深圳、西安等多个城市及台湾等地举办过画展或联展,一些作品被选送到美国、日本、意大利、德国等展出并广受藏家追捧。国内外发行的著名综合性美术期刊《美术界》多次整版刊登其作品,部分作品被《中国年鉴书画选》《世界华人美术名家年鉴》和一些著名美术馆、博物馆收藏。其传略被编入《中华名人志》《世界名人录》《世界人物辞海》《中华名人名鉴》《中国知名专家学者辞典》等十数家名人大辞典。1996年安徽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了《崔野画集》,由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当代山水画经典·崔野卷》亦已出版发行。

咬定青山线日,本族明末名贤崔世召《问月楼集》从日本影印回归,教授应邀参加庆祝暨研讨仪式,并为此专门创作以《抱团发展》为题的榕树图相赠。图中榕树成林,葱郁勃发,苍劲有力。其创作用意本已不言而喻,但我仍然想听教授解读。教授言及榕树,则难揄兴奋之情:“落地生根、合力支撑,庇荫众生、坚韧不拔、百折不挠,独木成林,抱团发展,就像我们的家族那样!”看来教授喜欢的不仅榕树表征,更是榕树的象征,寄托的则是家族的品质和精神!他对此脱口而出,不假思索,足见其研究榕树之深和对家族的希望之切。

我久久面对《抱团发展》,在品味画作艺术的同时,感悟榕树的特性与家族的共性,顿感教授之诚心与用心。据史料记载和学者研究,姜太公之孙季子本应继承齐国王位,却让位于其庶兄叔乙,自己则率家眷采食于封地崔邑,从此以邑为姓,是为中华崔氏得姓始祖,实可谓“落地生根,独木成林”。族群繁衍以来,披风沐雨,勤耕苦读,或为任八方,或迁居异地,盛名于魏晋隋唐,曾经竟居天下名门之首,若非“坚忍不拔,百折不挠”,岂有“望族”之冠?而如今的崔姓虽仍然居于中华大姓之列,但人口毕竟不足五百万,仅居全国姓氏第74位,影响力亦非昔日可比,想来此则教授号召“抱团发展”的缘由之所在也!教授之急当为族群之急,教授之盼当为族群之盼,教授之忧当为族群之忧!

最令我敬佩的是教授的宗族观念。或许基于个人爱好和创作需要,教授常游名山大川,追求自我,率性而为。每到一地,都在微信群发布与宗亲相聚的情景,那种欣然和快乐足以与人分享。画面中的他总是笑自内心,笑得自然和真诚,如见家人一般,没有丝毫勉强和造作。他从安徽到福建不久,即与福建宗亲多有交往。我对他的敬慕亦始于闽南宗亲的介绍,他们言及教授,无不称赞有加,共同的评价都是“名声响亮,为人谦逊,心系族群,直爽真诚”。从微信和电话的间接认识中,我对此亦有初步的同感。据说教授每年都要前往山东参加祭姜祭祖活动,且每次都要赠送巨幅画作。他不仅在书画界名气大,而且在族群中名望很高,但凡参与家族事务活动者,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教授随遇而安的性格和品质,久久地令我敬佩和惭愧!自从2017年6月初通过电话和加了微信后,我就翘盼能早日得见,并诚意邀请他抽空前来宁德。一年后的2018年6月13日上午9:45,教授微信发问宁德与杭州距离,并告知将开车回厦门。我闻听而兴奋,恳请他逗留宁德。当日下午4点多得悉他还在浙江诸暨服务区,百度地图显示距离宁德还有465公里,预计用时6小时35分。算上中途休息和服务区晚餐,我估算至少午夜才能到达。于是建议他当晚住温州或福鼎,次日再到宁德,以免途中劳累。他似乎接受了我的建议,并相约次日相见,我因而自以为是、麻痹大意地放弃住宿安排。没想到当晚21:50分微信联系时,他已过霞浦盐田,并执意要我休息,待次日再联系。那怎么可能?我赶紧联系住宿,却因当日省运会预赛而致各大宾馆爆满,最终仅预订了一家非星级的小酒店。午夜接他时,由于沈海高速复线施工,自北而南的车只能走宁德东下高速。宁德东我不太熟路,又因夜间修路且照明设施不完善,路上又极少车辆和人员来往,居然迷路于宁德东收费站外,只好抱歉地如实相告,而后选择在必经的路边等待。那家小酒店离我家不远,之前多次在那里吃过饭,感觉还可以,没想到住宿条件却比想象的差。不仅房间小、设施老旧,也不提供早餐。初次相见,如此待客,有些客人是要见怪的。尤其以教授之尊,况且还带着朋友,怎能接受如此“待遇”?我彻夜忐忑,但次日清晨相见时,教授表情亲切,看不出丝毫介意。我心宽慰之余,不免油然而生敬意!

此后接触的事实证明,教授的确亲切、随和,不拘小节!否则,他不会在百忙之中应邀参加不久后在宁德举办的“崔世召《问月楼集》影印回归庆祝暨研讨会”,不会在百忙之中创作《抱团发展》为活动增色添彩,也不会积极帮助联络中华文化促进会崔氏历史文化研究会领导自山东远道而来参加会议。据悉,为不误约定时间,教授当时毅然放下要务,匆匆离京,历经二十多个小时的汽车劳顿而按时赶到宁德。看着他掩饰疲倦而满脸兴奋的表情,我既深为感动,又深觉不安,不禁暗中翘起拇指向他致敬!

更令人感动的是教授对宗族前贤的敬仰之心!他首次莅临宁德那天,以一碗牛肉面充当早餐后,便前往瞻仰世召公墓。面对墓碑,双足甫定,他竟在第一时间即以五体投地连续三拜,惊人之举出人意料!其意之诚,感天动地!我在惊讶之中,虽痴呆般未能掏出手机留下那感人的一幕,却在脑海中刻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内心深处更肃然起敬。

对教授的敬佩岂止于此!在与宁德宗亲短暂的两次接触中,他不仅以充分肯定的方式鼓励宗亲凝聚力量振兴族群,而且多次主动表示要以己之长,尽己之力,帮助筹集世召公墓修复资金,言语中的诚意令人鼓舞、催人奋进。得知宁川崔氏将组团前往山东参加2018年秋季祭姜祭祖大典,教授一路关注,不时相聚,让我们深有“他乡遇故知”之感。做客山东期间,我们每每在一些重要的场合都能看到其作品,他为此倾注的心血和付出的精力可想而知。据知情者透露,由于腰椎不适,他长期养成了站着作画的习惯。而我觉得他之所以站立创作,也许不完全归因于身体,更多的是创作的需要。因为教授的画往往构图博大,雄奇俊美,创作时只有平而视之,才便于左思右想,近观远视,以求视野开阔,进退自如,利于描绘虚实相间、浓淡有致、格调清新、云蒸雾绕的画面。由于其画作既自然洒脱、凝重致远,又内涵丰富,韵味深厚,常常引人入胜,令人遐想,故很受行家喜爱。不过这也苦了教授,据说每逢灵感到来,他常常夜不成寐。而以其为人之道,又常将作品拱手相赠,其繁忙程度不言而喻。好在其人其品有口皆碑,相信其舍必有其得!

榕树是福州的市树,在闽东也随处可见。也许因为其平凡,我原本并不怎么瞩目。定然是受了教授的影响,如今每每见到公园或道边的榕树,常常驻足观赏,不仅脑海中展现着《抱团发展》的画面,而且深感教授的“榕树之说”丝毫不虚。它不仅随处可生,而且气须一垂地就会入土成枝,顽强的生命力令人折服。榕树盘根错节,枝干交织,正是这种同根共生、一脉相连的强大凝聚力,成就了“独木亦能成林”的自然界佳话。榕树树冠如盖,遮风挡雨;不畏寒暑,四季常青。不仅象征着抱团发展、奋发向上的可贵精神,而且体现了坦荡、包容的人生态度。据说习在福州市委书记任上曾这样评价榕树:“千百年来与福州的发展历史紧密相连。它枝繁叶茂,苍劲挺拔,荫泽后人,造福一方,在调节气候、绿化环境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它又具有顽强的生命力,多么贫瘠的土地,乃至乱石破崖,它都能破土而出,傲首云天,象征着不屈不挠的福州人精神。”品味曾经的评价,再观赏教授的画作,我敢断定教授的创作意图并不局限于“抱团发展”,而在于谱写一首内涵丰富的“榕树赞歌”。他寄寓族人既能随时随地落地生根,顽强生长;团结奋斗,奋发向上;不畏艰险,不惧困难,又能生机勃发,繁衍壮大,形成独特魅力。

2018年11月15日中午,打开快递送来的包裹,竟然是教授寄来的巨幅画作《鸿运当头》。画面上群峰拥立,云海翻腾,松柏遒劲,初升的旭日晖洒云层山顶,尽显喜庆和光明。布局上诸峰错落,高低有秩、远近有序。云海与山峰虚实相间,比例协调,如梦如幻,仿若仙境。色彩搭配变化多样,浓淡相宜。画作构思以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完美结合,既寓意深刻,又充满美感,令人赏心悦目,引人积极向上。

我从未向教授索画,教授何以寄来佳作?电话问之,答曰:“我曾经表态要发挥一技之长,以义卖画作方式为修复世召公墓捐资八十到一百万元,这幅作品就算第一笔捐助,起价十万元,之后还将陆续创作!但义卖只能在宗亲中进行,而不能进入书画市场!”一语点拨,我油然想起他首次到宁德前往瞻仰世召公墓的情景。教授当时的表态让所有在场的宁川崔氏宗亲惊讶和感动,但他毕竟第一次莅临,我们还没有太深交情,尽管之后在山东见面时他又提及此事,大家都只是感激于心而已,谁也不敢当真,不敢言及,不敢奢望如此厚意!据说教授的画作在书画市场每平方尺六万元,记得他曾在微信朋友圈中表示朋友价每平方尺四万元,《鸿运当头》近二十平方尺,只要求起价十万元,看来这就是他强调只能由宗亲收藏的缘由所在了。如此既免破坏规矩,又体现了其宗族情意,我似乎领会到了教授的良苦用心!感动和敬佩之下,我竟一时语塞,只顾说“谢谢”!午休时总觉得意犹未尽,以致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于是又以微信补充道:“短短时间里,深感您代表了中华民族和崔氏家族的优秀品质,并诚挚地向您学习和致敬!”第一时间向庆松会长报告情况,又以最快速度向几位宗亲展示画作,大家都深受感动又深感意外!因为当今社会里,如此品质的人和如此侠义的事毕竟太少了!

但愿宁川崔氏族人都能感悟和弘扬教授的优秀品质,以在族群中传播、生根、发芽、成长,终致蔚然成风!并祝教授如榕树长青,鸿运当头!

崔野,又名崔文化,字乐天,号长醉书斋主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集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泉州市创意文化发展研究中心美术创作室主任、职业画家、一带一路国际合作文化访问团艺术总监、陕西省秦汉文化艺术交流协会顾问、国际名家书画院副院长、老挝国立大学特聘教授、世界华人美术家协会山水画艺术委员会主任。1951年6月生于安徽宿州。毕业于安徽师范大学艺术系美术专业。自幼受父影响酷爱书画,先受教于著名画家梅纯一、蔡世明先生,并受著名画家郑震教授亲传。而后又得王个簃、刘海粟、朱屺瞻、唐云等一代大师指教,博采众长,师法自然,遍游名山大川,喜欢巨著,追求自我,画如其人。

其作品多次在全国展岀或获奖,诸多作品发表于有关书刊,流传于国内外,亦受到藏家追捧。出版有《崔野画集》《中国当代山水画经典·崔野卷》《当代实力派名家收藏研究崔野卷》《中国山水画名家姚志华/郭公达/崔野/孔仲起/苗重安专集》等。其传略被《中华名人志》《世界名人录》《世界人物辞海》《中华名人名鉴》《中国知名专家学者辞典》等十数家辞典收录。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