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href

  这时候,女篮已经出局,被挡在八强之外。“这事儿对女篮是不公平的,”姚明斜靠在床上,望着窗外的灯光说,“大家对她们寄予的希望比对我们大得多,结果她们却比我们先被淘汰了。阴差阳错。”

  男篮还活着。但如果他们不能在今天击败意大利队,他们也只比女篮多活一天而已。姚明说:“看看这情况,,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决战意大利,胜者生,败者死;胜者八强,败者回家。这是姚明作为球队领袖,率领中国男篮以来的第一场真正的决战。去年在哈尔滨亚锦赛上对韩国的不算,那一战实力占优又兼主场之利,谁会认为中国男篮不能赢?

  因此姚明在这一晚并没有经验,他只有情绪可言。四年前,中国男篮在决死战里败给法国,但那一战已经太远。“那时候的心态我忘了,因为我不用担责任,”姚明说,“但我记得决战宁波(2002年CBA总决赛,上海东方3比1胜八一火箭,夺取冠军)的前一个晚上。那时候是一心的豪气,从那时候到现在两年多,再没有那么高兴过了。”

  说到这儿,他竟然用手打了拍子,念起来:“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然后说:“这两句,绝对配得上当时的我们。”

  “当时第四战,在宁波。如果八一获胜,我们还要回上海打第五场。我是抱着死的心去的,结果活着走了出来。我不知道明天的比赛怎么样。我会抱着死的心去打,因为这是死战。”

  “其实我是喜欢那种自然的感觉,喜欢什么都来得顺其自然,没有那种幸福突然降临的压迫感。但现在没有办法,我但愿。”

  “我知道我们打意大利很悬,现在看了几场下来,我们离这些世界强队的确还有一大块距离,不是练一段时间就能赶得上的。如果我们明天发挥得好,我们的外线能够发挥水平,我们赢球的几率大约也只有四成。恐怕只有四成,但总是还有可能。”

  姚明的大脚趾还在疼。需要注意的是,这并不是他在达拉斯动过摘除指甲手术的那个大脚趾,而是另外一个健康完好的大脚趾。“我这个好的大脚趾还在出血,”他说,“这个脚指头也完了。但那天把新西兰拼下来,值了!我疼了两天!昨天打西班牙,我是吃了止疼药上的。明天,我还得吃止疼药!但我不管。”

  意大利并没有拥有绝对高度的球员,但他们有三名球员身高在2.10米以上,大前锋6号加兰达是他们内线的主攻角色。他们会像阿根廷一样疯狂地夹击姚明,他们内线防守的强度和硬度绝非新西兰可比。与此同时,他们拥有每支欧洲强队都拥有的强大的三分炮火,10号里格蒂、12号巴勒里和头号球星5号巴西莱都是全欧闻名的投手。

  晚上8点,全队在看意大利队的录像。哈里斯在小画板上写出一行字:61投15中,命中率24.6%。老头说:“这就是我们在前三场的三分球,我们必须改变它,才能让姚明在内线打开局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