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0年陈永贵卸任后遭到非议:老陈你不是的人

陈永贵,是在 1975年1月中旬举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被任命为国务院副总理的。总理是周恩来,副总理里头还有、、、等人。陈永贵后来谈到这件事时曾说:“我当副总理,自己思想上真是没有准备,可开会时一鼓掌就通过了。”

在1978年2月到3月举行的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陈永贵又一次被任命为国务院副总理。这时,被称为全国人民的伟大领袖毛主席和周总理已经去世。新的中国中央主席是,毛主席亲笔给他写了六个字:“你办事,我放心。”他兼任国务院总理,还兼任主席。

陈永贵后一届副总理没有当到头。1980 年9月的五届人大第三次会议上,他被解除了副总理职务。满打满算,他一共当了五年零八个月的副总理。

陈永贵下台后,搬进了北京木樨地的高级干部公寓。中央给他配有专车,过年过节有关部门还给他送慰问品。后来他要求工作,1983年中央安排他去北京东郊农场当顾问,他已经老了,但还是常去农场跑跑。他曾经希望找两间离农场近的民房住。农场对他反映不错。

后来,陈永贵便长期住在了北京,一直到他去世。有的人觉得他这么个老农民,本来就不应该上来,下台以后,让他回大寨就是了,没有必要把他留在北京。笔者倒是觉得,他应该留在北京,对他不能看得太简单了。

陈永贵在昔阳是有错的人,但也是有大功的人,在农民里是心中的偶像。他又提拔、安排了那么多铁杆干部,谁去也没法都换掉。陈永贵是树的旗帜,在农民心中的影响也是一下退不掉的。他又是一门敢说敢为的“大炮”。这几条加在一起,让他回去住在大寨,过几天放一炮,过几天再放两炮,余威还在,想必哪个县委书记在昔阳也难干好,会老觉得有地震。这个老农民蛮厉害的,他不回去,昔阳县委的工作还能轻松一点儿。

陈永贵晚年得了肺癌,病情越来越重,他对妻子和孩子们说:“你们都是普通的人,不该再住在这里,不该你们享受的,你们不要享受,把家里借用的家具归还给公家,千万不要向组织上提出什么额外的要求。”

他知道自己不行了,曾恳求医生不要再用好药和输液,他说:“我心里清楚,你们尽了最大的努力,用了最好的药,我不行了,再不要为我浪费药了。”医生当然要给药。临终前,他主动提出的要求,是向护理人员表示想吃西瓜。

他去世前夕,当时的中央政治局委员去北京医院看望他,握着他的手说:“老陈,你要好好养病,中央是肯定你过去的贡献的,你是个战天斗地的英雄!”陈永贵流出了眼泪。当时的党和国家领导人也都去医院看望过他。原来的党和国家领导人、陈锡联、康世恩、吴德、也去看望过他。

他去世前,留下遗嘱,对党中央,对医院,对医生、护士表示感谢,提出身后事一切从简,不开追悼会,不举行遗体告别,由子女把骨灰撒到大寨,但不要用飞机。

1986年春节前,他情况比较好时,曾高兴地对儿子说:“等开春,天暖和了回大寨看看。”好几年没回去,他太想回大寨看最后一眼了。医生答应了他这个最后的愿望,让他快去快回。但是过了春节,他病情恶化,又住进了医院,再也没有出得来。后来有文章说,他这期间回过一次大寨,陈永贵女儿陈明花为此对刊物提出批评。陈永贵是没回去过,但医生确实答应他回去过,因此有人以为他真回去过。

人之将亡,其心情大概我们难以理解。他在木樨地过旧年时,曾披上大衣,戴上口罩,到22号楼下,到小卖部、传达室、副食店同大家叙话。他这是在告别,也是一种留恋。

陈永贵失势以后,有的人攻击他是“”一伙的,陈永贵当然受不了。重新出来在党中央掌舵的有一次安慰他说:“老陈,你不是‘’的人,中央是清楚的。”党的“十二大”,陈永贵在山西连个“十二大”代表都没选上,心里很难过。党中央的找他谈心,嘱咐他:“不要背思想包袱,要好好学习,好好休息。”

1986年3月26日,陈永贵去世当天,中央办公厅把新华社记者黄正根召去,按中央的意思写了一条消息,即日发出,全国各报都登了。

(新华社北京3月26日电)全国著名劳动模范、原山西省昔阳县大寨党支部书记、北京市东郊农场顾问陈永贵同志,因患肺癌医治无效,于1986年3月26日二十时三十五分在北京逝世,终年七十二岁。……陈永贵同志曾经是全国著名劳动模范,多次受到县、地区和省的奖励。解放初期,他坚决听党的话,带头组织合作社。为改变山区贫穷面貌,他积极带领干部、群众,发扬愚公移山精神,自力更生,艰苦创业,为促进山区农业生产建设,贡献了自己毕生的力量。他这种敢于战天斗地的精神,曾经受到党中央和主席、周恩来总理的高度赞扬和表彰。陈永贵衷心拥护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方针和政策,诚恳地总结了过去工作中的经验教训。1983年,陈永贵同志被分配到北京东郊农场当顾问,他愉快地听从党中央的安排。几年来,他注意联系群众,关心农场的发展,得到农场干部、工人的好评。在日常生活中,他始终严格要求自己,保持了中国农民固有的勤劳、朴实、节俭的传统美德。

这算是中央最后对陈永贵的盖棺论定。时代不同了,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中央彻底排除了过去的路线斗争中走极端和搞无情打击的做法。对于陈永贵来说,这最后的结论是公正的。

当时北京医院病理科的马燕龙医生是曾经给已故、周恩来、宋庆龄、等领袖人物化妆的整容专家。他得知陈永贵病逝的消息以后,打电话给中央办公厅,主动要求为陈永贵整容。

3月29日下午,在八宝山举行了一个简单的向陈永贵遗体告别仪式。在仪式前二三分钟,穿着浅灰色的风衣,向陈永贵遗体作了告别。中央办公厅的一位副主任也去作了告别。去的有二百多人,许多知名老劳动模范也去了。

陈永贵去世前曾留下话,他“生从大寨来,死回大寨去”,希望把骨灰撒在虎头山上。但是,他反对撒到狼窝掌沟去,认为那个地方不吉利。

早在他刚当上副总理那会儿,有一次他和郭凤莲、宋立英等大队干部上虎头山,到了半山腰高处的一个水池边,就对大家说:“这个地方不错,我死了就埋在这里。”当时大家以为他是开玩笑,说他要进的是北京的八宝山。他说,不,他还要回大寨来。

陈永贵的骨灰只撒了一部分,还有一部分和他原配妻子合葬在他原来指的地方。这是村里干的事,村里还为他刻了一块碑,立在了墓前。陈永贵的大儿子陈明珠曾怕这样做又触犯什么忌讳,党支部副书记梁便良说:“没你的事,不用你管。”梁对陈永贵是一个“忠”字写到底的。

大寨人对陈永贵是有感情的,陈永贵是对建设大寨出了大力的。当地出了一个国家副总理,也是大寨农民引以为荣的,平时有意见归有意见,这时陈永贵一死,大家都念起他的恩德来了。党支部根据大家的意见,在村里设了一个灵堂,准备等骨灰回来,举行个简单的仪式,悼念悼念。有的花圈都送来了,大寨接待站站长翟保金却去做梁便良的工作,他传达县里的意见,要求把灵堂撤掉。老翟劝人家说,到时候县委、县政府、县人大、县政协几套班子的人来送,很红光,不用再搞这一套了。梁便良信以为真,把灵堂撤了。

没想,骨灰到的那天,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的一名处级干部到大寨村外的国家粮站,见了在那里等着的昔阳县委书记高启祥,就不向村里去了,到此止步。高启祥见此状也不敢向村里走近一步,走了。当大寨迎接陈永贵骨灰的乐队吹打开时,县里四大领导班子的头儿没有来给陈永贵送行。梁便良差点没气死过去。这都是当时的人心理有了顾虑,像惊弓之鸟一样,反而搞的一点儿人情味都没有。其实,已经有了新华社在陈永贵去世的消息中的评价,县里去搞一个简单的仪式,是不会出什么事的。

当时捧骨灰盒上山的是陈永贵的大儿子陈明珠,就这样,老农民陈永贵便以这样的方式继续守护着他心爱的大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