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真而幽香慧中而内敛”的崔派创始人-崔兰田

豫剧名旦崔兰田早年在洛阳老艺人周海水创办的科班学戏,因十八名学员的艺名中间都用上一个“兰”字,所以被后人誉为“十八兰”,其中佼佼者当属崔兰田了。

当年崔兰田率领兰光剧社在古都安阳演出,深受安阳人民的热爱和拥护,以至盛情难却,被安阳人民挽留于安阳,同时也把充满魅力的崔派艺术植根于安阳这片热土。后来,崔兰田成为了安阳市人民剧团的领军人物,在豫北一带流行着这样的顺口溜:“卖了一分园(指水浇地),看看崔兰田”。可见她在豫北地区影响很大、声望极高。

崔兰田早年在周海水科班先学须生戏,后改旦角戏,从“十八兰”班出科后,她在洛阳已小有名气。1942年在周海水的戏班里就挂了牌,与豫西著名须生“狗尾巴”(王随朝)、“地牤牛”(贾保须)同台演出,期间又拜豫西著名男旦张庆官为师,这位老师也很喜欢这位弟子,毫无保留的把自己的戏都传给了崔兰田。1944到西安搭班唱戏就已经是戏班子的主演,活动在西安、宝鸡、陕州、灵宝一带。期间曾得到樊粹庭先生的鼎立相助,与常香玉、常警惕(樊先生伴侣,攻小生)、曹子道(开封著名须生)同台演出了《桃花庵》、《贩马记》、《蝴蝶杯》、《卖苗郎》等戏。这期间也是她进行艺术积累的时期,她的名声已蜚声豫陕,戏迷们已经把她排在豫剧名旦常香玉、陈素真之后。继“狮吼剧团”、“香玉剧社”之后,她在1949年也拉起了自己的戏班子,成立了“兰光剧团”。解放后,于1951年她带着自己的戏班子回到河南安阳,将剧团更名为安阳市人民剧团,并出任团长,后改国营继续任安阳市豫剧团团长,一直坐阵安阳几十年。

安阳市豫剧团著名演员还有她的妹妹崔兰玉、她的弟弟崔少奎以及辛玉兰等名角,后来她的徒弟张宝英、郭惠兰等也逐渐成熟,挑起主演的大梁。遗憾的崔兰田留下的珍贵剧目资料很少,盛年资料更是少之又少。文革期间,她带领剧团来到她的成名地洛阳演出了《洪湖赤卫队》,她出演韩英娘,而她弟子张宝英扮演韩英。她戏份不重,但一丝不苟,唱念尽心尽责,她一上场那段“打鱼的人”的念白就引起一片掌声,狱中探视韩英的戏,虽唱词不多,还是受到好评。之后听说她身体欠佳,张宝英就成了剧团的台柱子。

崔兰田早年在洛阳学戏时学的是正宗的豫西调,主要唱法是采用“下五音”,行腔低沉,委婉动听。在她接触到樊粹庭、陈素真后,也吸纳了祥符调的唱法,在她的唱法中也使用了“上五音”,巧妙地揉进了自己的唱腔。她的代表作品有《秦香莲》、《桃花庵》、《三上轿》、《卖苗郎》等戏,都知道《三上轿》是跟陈素真学来的,但未必知道她早年还经常演《义烈风》、《女贞花》、《霄壤恨》等“樊戏”。她也很善于向京剧、秦腔等剧种学习,1957年她还拜昆曲名家白云生为师。所以说,她的唱做在豫西调的基础上,融合了许多豫剧流派,甚至很多其他剧种好的东西,靠她多年的舞台积累,形成了别具一格的艺术风格。

崔兰田的表演艺术的特点是什么呢?有位戏剧专家用十五字来加以概括,即“气不暴,声不拖,字不逼,音不撞,形不露”,私以为这再妥帖不过,从气(气息)、声(发声)、字(吐字)、音(音调)、形(形体)五个方面,把崔派艺术特点一览无余地概括了出来。她善于扮演端庄大气,命运悲苦的妇女形象,成功塑造出秦香莲、窦氏、崔金定等众多人物形象。我喜爱她的原声录音和录像,她善于使用鼻腔音,音色深邃,音质坚实而富于弹性。她咬字清晰,唱腔委婉淳朴,缠绵悱恻,凄楚动听;做派含而不露,落落大方。她的戏不显山漏水,不卖弄技巧,不过分张扬,正像兰花一样,本真而幽香,慧中而内敛。于她不紧不慢、甚至有些慢条斯理的唱腔中,人们总有余音未尽、绕梁三日之感,从戏剧欣赏中得到满足,这正是崔派艺术的魅力,也是众多戏迷推崇她的主要原因。有人说她是河南的程砚秋,这种说法不无道理,一则他们都以擅演悲剧见著,二则他们唱腔的运气、发声等方面确有诸多相似之处,他们剧种不同,但听他们的唱腔和表演真能找到许多“神似”的地方。

提起崔兰田,我们似乎总会把她与悲剧联系起来。其实她的戏路宽广,唱起喜剧来也尽显大家风范,如很久以前听到她在一出现代戏中那段“高粱谷子绿油油”唱腔,如今再也听不到了。那段唱腔把她下五音加上五音的唱法表现得十分充分,声情交融,欢快流畅,美妙动听,是不可多得的崔派唱腔。

崔兰田的弟子众多,早些时候有张宝英、郭惠兰,她们退休后,崔小田(崔少奎之女)、张晓霞(辛玉兰之女)又接上了班,并且戏迷尊称她四位为“崔派四大名旦”,足见对她们的喜爱。她们中间嗓音条件有区别,所以她们有的用真音多,有的用假嗓多,所以就有了正宗与非正宗之说,依我说,只要唱得好,我们都应该欢迎。最后衷心希望这些崔派弟子能够将崔派艺术发扬广大,积极挖掘整理崔派经典剧目,继续为观众奉献出真正的崔派好戏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