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亚仁”“李善均”们频现韩国电影何时再现《寄生虫》荣光?

2023年还剩不到两个月,韩国影视圈已经经历了两地震:先是今年年初,吸食8种du品的刘亚仁稳坐“毒王”之位,震惊全网;再是上个月底,李善均被确定涉毒嫌疑,还牵扯出权志龙的涉毒嫌疑——如果李善均的“毒人”被坐实,韩国影视圈将在今年痛失2员大将。

总体来看,虽然李善均的“毒人”身份还有疑问,但对于韩国影视圈的伤害已经出现。由此受影响最大的莫过于有线电视台和广告业,接下来的影视作品上新无望、广告紧急下架并更新;而院线电影和流媒体平台相对来说主要受制于当下,等事件热度消退,涉及作品还有重见天日的机会。

毕竟,有着成功复工的“毒友”朱智勋和河正宇在前,即使如今的韩国影视圈受到了不小的负面影响,这种负面影响也只是短期的,随着时间渐渐流逝,韩国影视圈还是会“念旧”,“毒人”仍有再就业机会,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究其根本来看,这种“包容”与韩国影视圈过于依赖这几年来青黄不接的忠武路演员有关,毕竟忠武路演员的业务能力和国民认知度难以被超越。尤其是韩国电影行业,先后已有多位忠武路演员翻车,《寄生虫》竟然成了行业开始下滑的拐点,这何尝不是敲了一个警钟?

在李善均的涉毒嫌疑被警方正式确定之际,与其相关的影视作品和代言广告绝大多数选择了弃之远去,最大程度上用划清界限的战略动作来避免自家作品的“搁浅”。

之前在戛纳电影节公开的、李善均与朱智勋共同主演的灾难电影《寂静》原定今年上映,今年看来是无望了,待定时间未知;同样情况的还有李善均与曹政奭、刘在明合作的电影《幸福的国家》。原定上个月21号开始李善均戏份拍摄的、与台湾演员许光汉合作的剧集《无路可逃》在前一天被李善均“背刺”后,第二天紧急换角,尽可能减小损失。

这次受牵连最广的可能是韩国的广告业。除了李善均的单人代言广告被下架之外,由于李善均和妻子全慧珍之前维持了多年的模范夫妻人设,这次涉毒嫌疑被曝光的同时,李善均的一系列动作还给自己打上了“出轨”的标签,彻底打碎了之前苦心经营的好男人形象,也让夫妻合体的代言广告、甚至全慧珍的单人代言广告都遭到了撤回。

在三大电视台前后任职超过10年的崔pd表示,“现在拍完李善均戏份的电视剧肯定是最焦虑的,网播的还能等等,但上有线电视台的完蛋了,要是(涉毒)被实锤了,想要转网播并不简单”,电影方面会好很多,“着急于院线上映短期无望的制作方可以转网播,尤其是这两年电影的网播表现相比院线电影的上升趋势更明显”。

而今年年初塌房的“毒王”刘亚仁也是同样的情况。除此之外,这几个月以来随着刘亚仁更多、更惊人的涉毒真相逐步被曝光,原本一些与其相关的、还在观望的影视项目选择不再等待不知何时才能结束的“冷却期”,开始寻找其他解决办法。

李pd手头里正好有一部电影是刘亚仁参演的,之前刘亚仁涉毒被曝光时已经进入了后期制作环节,“当时肯定是当头一棒,因为不知道得搁置几年,但觉得还没到要考虑换角补拍的地步,现在明显等待时间得加倍了,我们已经开始考虑找其他演员进行AI换脸的可能性了”。

《苏里南》的摄影导演向kk透露,当初河正宇的涉毒问题被曝光,《苏里南》还是照常进程,“只是快速从上有线电视台转为网播,受限没那么大,再加上Netflix这样的平台又没有那么挑剔,(《苏里南》)错峰上新极大程度上实现了损失的最小化”。

对于演员涉毒爆雷的问题,隶属CJ娱乐的白导演调侃道:“被实锤的当下,还有头铁的电视台还故意播出了某些吸毒演员的之前作品呢;我认识的一个导演已经准备好下一个本子里的渣男老公角色就找李善均演了,之前依照他的形象出演的多是好人角色,就想要期待一下(有出轨嫌疑之后)这种反差魅力。”

不难看出,在有主演塌房的情况下,相比有线电视台和广告业受到的巨大冲击,流媒体平台的网播电视剧和网播电影,以及院线电影层面明显能够通过错峰上新的方式,把由此受到的负面影响降低到最低程度。

此外,与国内不同的是,在某位演员成为法制咖之后,韩国影视圈并不会禁播该演员之前主演的影视作品。比如,朱智勋因涉毒被起诉之后,有线电视台还曾多次播出过其主演的电影。毫无疑问的是,这种操作对于法制教育等多方面都有着不小的弊端,但对于那些制作方来说是极大的安慰了,毕竟不会查无此作品。

与国内影视圈的“0容忍”完全不同的是,韩国影视圈对于涉毒艺人一向有所包容,这一直以来都有着不小的争议。

实际上,韩国影视圈也曾对涉毒问题进行过一些动作,但韩国影视圈的“拒毒”力度明显不够强,给“毒人”们带来了再就业的很大可能性。

比如说,2019年7月,韩国议员提出了相关广播法的修改案,提出被判监禁以及刑罚的艺人,中止出演电视节目的禁止内容;其中,便提到了涉毒的演员朱智勋。但可惜的是,至今为止该法案并未被通过。

对李善均的“复工”问题,kk接触的不少韩国影视人都抱有相对较乐观的态度。在他们看来,李善均的运气还算好,毕竟有着“最强毒人”刘亚仁还在不停地刷新民众的认知下限,如果李善均最终真的被打上了“涉毒+出轨”标签,也会被衬托得相对没那么严重,“复工”的时间也就能够提前一点。

只是那样的话,“就算能够处罚结束后无缝连接再就业”,李善均之前苦苦维持的顾家好男人是彻底捡不回来了,需要勤勤恳恳地开启自己的洗白之路,“可能会打浪子回头的人设,或者干脆就接符合他真实人设的角色,反而更容易被重新接受”。

当然,这些韩国影视圈从业人士对李善均再就业问题的乐观态度并不是无的放矢。在韩国影视圈里,已经有多位涉毒演员前后成功进行“复工”。尤其是,韩国影视圈对于李善均这种名字已经刻上忠武路的演员更为包容。

以朱智勋为例,2009年他因为吸毒被判处监禁6个月、缓刑1年、社会服务100小时,虽然在此期间停工了所有拍摄,但之前由其主演的电影、电视剧依旧实现了上新。而在所有处罚结束之后,朱智勋便恢复了除了有线电视台的相关作品之外的工作。终于在2019年,时隔10年,朱智勋重新回到有线电视广告,也意味着他的“毒人”历史基本上翻篇。

而河正宇的经历明显轻松了许多。即使2020年上半年因为非法注射异丙酚而被罚款1000万韩币,下半年由河正宇主演的电视剧《苏里南》正常在海外开拍,并在第二年上新,他还凭借此剧拿下了第2届青龙电视剧大赏网剧最佳男主角。

除了忠武路演员朱智勋和河正宇之外,其他涉毒艺人也有成功再就业的。比如,原Bigbang成员TOP在2017年被实锤涉毒之后,退出了该组合,之后虽然没有进行多少演艺工作,但自《鱿鱼游戏2》官宣他的出演之后,TOP也算正式“复工”了。

其实,对于韩国影视圈陆陆续续有“毒人”再就业来说,韩国影视圈对于“毒人”们的力度不足这一点原因,虽然有着一定的影响力,但并不是“毒人”能够成功“复工”的最根本原因。那么,这一根本性原因到底是什么呢?

在“毒人”再就业的名单中,忠武路演员占了多个席位,而“毒人”们能够“复工”的最大原因在于,韩国影视圈对于忠武路演员的极大依赖。

众所周知,在韩国影视圈,“忠武路”就是韩国电影的象征,能够把自己的名字刻上忠武路,意味着这位演员已经迈入了真正TOP级别的演员行列,得到了来自行业层面和观众层面的双重认可。

正因如此,忠武路演员所拥有的演技和国民认知度是其他演员无法比拟的,在长期票房效益层面能够带来的推动力也是远超其他演员、绝对不容小觑的。因此,韩国电影乃至整个韩国影视圈,对忠武路演员都有着极大的依赖性。

实际上,对TOP级别演员有所依赖并不是一件错事,但问题在于,韩国电影对青黄不接的忠武路演员过于依赖。纵观忠武路演员的名单,从85后开始,进入这个行列的青年演员虽然有,但迭代速度并不算快;而与年长一代的忠武路演员相比,年轻一代的声量和认知度明显不足,虽然得到了认可,但自身的各方面实力还不足以独自挑大梁。

举例来看,“毒王”刘亚仁的品行目前来看虽然不怎么样,但他至今为止的履历毫无疑问是85后忠武路演员中的个中翘楚,而在比85后更年轻的忠武路演员中也基本上没有人是被认可为能够超越刘亚仁的存在,跟年长的忠武路演员相比还是有不少需要继续学习的地方。

所以,相比年轻一代,韩国电影更加依赖于年长一代的忠武路演员们。但是,由于年长一代的忠武路演员在数量上还是比较有限的,还有一些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出现过不同程度上的塌房问题,留给韩国电影的可选范围就更窄了。而韩国电影仍然需要忠武路演员能够带来的强票房作用力,就会更加锁定有限选项,这其实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

更值得注意的是,这种恶性循环再次暴露出了韩国电影行业的“不进反退”问题。毕竟,即便有着《寄生虫》拿下多个国际大奖,韩国电影行业也早已出现观影人次从长期的不温不火到疫情影响下的有所下滑的问题,尤其是,在近几年网播电影的冲击之下,观影人次过千万的本土电影数量明显减少。

而想要重现《寄生虫》荣光的韩国电影,又把不少希望寄托在青黄不接的忠武路演员,忠武路演员却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现问题,多多少少还是会带来不可控的负面影响,虽然错峰上新等措施能够最大程度地降低伤害,但伤害依旧存在,想要逆跌的可能性也就无形之中有所减小了。这无疑是韩国电影行业正在面临的一大危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