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领袖|“典籍守护者”习

在兰台洞库,来自山东大学文学院的杜泽逊教授和习面对面交流,话题落到了集中国古代典籍于大成的类书《永乐大典》上。

牵挂着这一珍贵古籍的整理修缮,主持相关工作的杜泽逊汇报道:“落实您的批示,进展还比较顺利。”

聚散沉浮,文运和国运息息相连。当天,习多次谈起“盛世修文”这一使命:“在岁月侵蚀中已经失去了不少”,“但每一个时代都有一批人精心呵护它们,保留下来。到我们这个时代,一是平安稳定,一是有强烈的民族文化保护、建设的意愿,再有有这个能力。条件具备了,那就及时把这件大事办好。”

从古老的甲骨卜辞、钟鼎金文、简册帛书,到手抄印刷的书籍手卷、线装书册,历史悠久、卷帙浩繁的中华典籍,蕴含着中华民族的智慧、精神、文化,更蕴含着生生不息的力量。

习是第一个明确提出“文化自信”的领导人,他非常关心这些“中华文明历经沧桑留下的最宝贵的东西”。

在河北正定工作时,习就提议编写一本关于正定的书。在那个缺少电脑和网络的年代,资料奇缺,负责编写的同志犯了愁,只好找习想办法。没想到,习胸有成竹地说:“我手头有一整套《真定府志》,还有一套《正定县志》,对正定的历史,都有详细记载。”这些古籍,一共有8本,都是他从博物馆复印来的。

这些年,习每年都会以国家主席身份发表新年贺词。人们从他身后书架上看到了《左传》《宋史》《全唐诗》等不少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典籍。以读书为“最大的爱好”的习在青少年时代就非常喜欢阅读中华文化典籍,坚持一点一滴学。他说:“直到现在,一有空就会拿起一本翻一翻,每次都觉得开卷有益”。

他说:“中华民族的一些典籍在岁月侵蚀中已经失去了不少,留下来的这些瑰宝一定要千方百计呵护好、珍惜好,把我们这个世界上唯一没有中断的文明继续传承下去。”

习亲自批准建设中国国家版本馆,寄望“把自古以来能收集到的典籍资料收集全、保护好,把世界上唯一没有中断的文明继续传承下去”。他还到北京大学探望国学泰斗汤一介,了解大型国学丛书《儒藏》的编纂情况。

“古诗文经典已融入中华民族的血脉,成了我们的基因。”习很不赞成把古代经典诗词和散文从课本中去掉。他在行文、讲话中常常引用中华文化典籍,密度极高,从容熟稔。他还向澳门大学赠送《永乐大典》重印本和《北京大学图书馆藏稀见方志丛刊》。

习说自己现在送国礼,很喜欢送《孙子兵法》《论语》,中外文对照的,“外方政要也很喜欢这些”。出访时收到一本1688年出版的首部《论语导读》法文版原著,他很开心:“这个礼物很珍贵,我要把它带回去收藏在中国国家图书馆。”

习念兹在兹,“要运用现代科技手段加强古籍典藏的保护修复和综合利用,深入挖掘古籍蕴含的哲学思想、人文精神、价值理念、道德规范,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

2021年,一则好消息传出——“‘十三五’以来,在多方努力之下,全国古籍资源分布和保存状况基本摸清”。2022年的全国两会上,“加强文物古籍保护利用”首次被写进《政府工作报告》。2022年4月,《关于推进新时代古籍工作的意见》出台,对挖掘古籍时代价值、促进古籍有效利用、推进古籍数字化、做好古籍普及传播等方面作了全面规划。

古籍“家底”基本摸清了。打开中国古籍保护网“全国古籍普查登记基本数据库”,输入著者、版本、普查编号等信息,可轻松查询264家单位共797.3万册/件的古籍普查数据。

古籍修复的科学化、规范化程度大幅提高了。全国图书馆系统古籍修复人才从10多年前的不足100人增至今天的约1000人,年轻人成为主力,半数拥有本科、硕士或博士学位。

书写在古籍里的文字活了起来。《典籍里的中国》《中国诗词大会》等文化节目“圈粉”无数。有人历时5年做出了古籍中记载的300多道宋代佳肴,有人通过古籍考证还原古代服饰,还有人以古籍版刻为母版设计了数万个艺术字。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