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关店超万家 正新鸡排加盟“冰火两重天” 创始人基因早已“埋雷”?

对正新鸡排的北京加盟商陈斐(化名)来说,过去两年,他的生意变化很大——散落在朝阳、通州和亦庄的10家门店先后关了5家,其中3家关店是因为拆迁,还有2家则迁回了他的老家张家口。

正新鸡排北方区域一位负责人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关店因素有很多,“有的因为拆迁或改造,还有那些生意实在不好或者门店形象不好的,我们也不建议这些店继续开下去了。”

对于坊间流传的两年间近半数门店关闭的情况,正新集团于12月5日发布最新声明称,公司目前一切经营正常,不存在“公司经营不善,资金链断裂等多种原因,无法继续提供服务……”的情况。

窄门餐眼数据显示,截至2023年12月1日,正新鸡排全国门店数量为11619家。而在2022年1月正新鸡排官方发布的门店数据显示,全国门店数高达2.5万家。

像如今很多加盟品牌都在眼红“十万家俱乐部”的入场券一样,早在2018年,正新集团就在“森林计划”上显示出了自己的勃勃野心,以“十万门店,千亿产值”为目标扩张。

然而,这片森林并没有按想象的速度生长,当再次走入大众视线时,正新鸡排更像是一只被其他新消费品牌斗败的公鸡,默然地退出竞技场。从前遍布大街小巷的“当红炸子鸡”,怎么就过气了?

“正新两万家,长征再出发。”2019年的11月,对于正新鸡排创始人陈传武而言,是一个难忘的冬天。那一年,正新鸡排的全国门店数突破2万家。为此,陈传武特地将庆祝活动安排在了中国红军长征起点——井冈山。

那个时候,蜜雪冰城还不是如今的“雪王”,到2019年年底,门店数才突破了7000家,正新鸡排才是下沉市场王座上的庞然大物。

事实上,在走到井冈山的庆典现场以前,正新鸡排已经经历了一次“长征”。1995年,陈传武在老家温州和人合作速冻食品的批发生意。千禧年来了,陈传武的生意也被刷新了,他开了一家正新小吃店,卖关东煮、炸鸡、香肠等小食。

食客的蜂拥而至,让这家小店走向温州以及其他城市的街巷。陈传武和团队在广州、河北、香港等地多番调查,于2012年决定砍掉门店菜单上90%的菜品,只以当时最受欢迎的鸡排作为主打产品,以“鸡排+烧烤”模式向全国扩张。

正新集团副总裁王海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正新开放加盟的过程是谨慎的,起初只在集团内部进行,“第一年我们只加盟了85家店,第二年258家,第三年就增长到了890家店。”红餐品牌院数据显示,2013年以前,正新鸡排仅有800余家直营店。

窄门餐眼数据显示,2016年起,正新进入快车道,2016年~2018年的单年新增门店数分别高达4149家、4500家和4600家。

其中,2017年门店数破万的节点激发了正新鸡排更大的扩张野心。2018年,正新鸡排推出“森林计划”,向着10万家门店的目标进发。

那之后,门店数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下降。窄门餐眼数据显示,截至2023年12月1日,正新鸡排全国门店数量为11619家。距离2022年1月官宣的2.5家门店,不到两年门店数缩水过半。

随着“正新鸡排正在被年轻人抛弃”这一话题登上社交媒体的热搜,这架下沉市场的“战斗机”彻底挥别了它的高光过往。

“想了想,这地还是租给正新吧。”红白相间的狭窄小店,这是大多数人对正新门店的印象,有网友调侃称家里空出的一条“无用”窄过道,不如租给正新。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正新招商官网看到,正新门店分为四种类型——标准店型、轻食店型、堂食店型、旗舰店型。四种店型均要求最小面积20平方米,区别在于开间大小为2~3米不等,其他条件均相同。

记者从两名正新招商人员处了解到的信息则是,门店只需10平方米。而记者拿到的招商手册显示,门店“实际使用面积8平方以上”。记者走访的两处北京门店,面积均为15平方米左右,没有客座区,只有操作区和一定的储物空间。

一位正新鸡排的招商人员告诉记者,加盟费35000元,加上保证金、品牌使用与管理费和设计费在内总共是63200元;其次还有装修、设备和首批原材料的后期投入,“不算租金,一共需要投入11万左右,合同期限是3年,3年需要翻新一次,翻新费用看具体的店面情况。”

按照正新鸡排招商人员的计算,“一般回本周期在8~10个月,慢的话一年左右。”但简单的数据推算很难覆盖商业世界里的变数,从每个加盟商门店运作的实际情况也能看出正新大规模收缩的蛛丝马迹。

“店就开在当地最大的商场里,平时一天的流水也不过三四百。”2022年9月,华森入职了广东一座二线城市的正新鸡排店,“没做几个月就快倒闭的样子,老板一直说没得赚,但又不甘心关。”

他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当时店铺的月租金超过7000元,每月电费1000多元,店内两个店员和店长的人工费一人要3400元,“一个月至少要赚2万以上才有利润可言”,“门店不怎么赚钱”。

门店的生意在另一家正新鸡排店到来后变得雪上加霜。他回忆起,当时附近多了一家门店,“还可以用美团优惠券,之后我们门店的日流水一天只有一两百块,外卖平台上也没什么生意了。”

官网显示,正新鸡排在宣传加盟时称其有区域保护,繁华商业街300米以内不会再加盟,其他区域500米以内不会有加盟店。而记者查阅极海品牌监测的数据发现,在门店占比过半的三线、四线和五线城市中,正新门店位于“已有门店周围450米”距离的“加密门店”比例均在30%上下。

但也有活下来甚至活得不错的门店。北京加盟商陈斐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他原先的10家店,多数能在预期内回本,“有些店日流水将近5000元,半年就回本了。”

目前他和妻子在经营一家学校附近的门店,刚开了两个月,面积在12平方米左右,日流水约2000元,“生意不太好”。

一位正新鸡排的北京督导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2000元(日流水)在北京门店的业绩里算比较差的,但那家店外卖才上了一个平台,还有上升空间。”他以该门店附近商场内的原有正新鸡排店举例,“营业额非常好,(工作日)平常都是四五千一天。”

极海品牌监测数据显示,正新鸡排在一线%,在新一线、二线%上下,在三线%。其中,住宅附近的社区店占比最多,超54%。

中国新餐饮产业联盟创始人贡英龙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一线城市的正新鸡排门店相对没有下沉市场的门店饱和度高,因此营收表现会相对较好,“但从现状来看,以正新目前的品牌势能,要想再把一线城市的市场打开也很困难。”

一位正新鸡排北方区域负责人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关店的因素很多,例如业绩不好、门店改造、拆迁等,“我们希望加盟,但不希望正新‘烂大街’”。

在过去的两年里,陈斐开的10家门店也少了一半,3家因为拆迁关了,还有2家迁到了外地。在北京督导口中那家业绩很好的商场店,也因为和商场的合约到期,“商场又涨租金,没谈拢”而撤店了。

在贡英龙看来,正新鸡排早已“埋雷”,“这是创始人的基因决定的。”他解释,陈传武始终以冻品经销商的卖货逻辑来经营正新鸡排,“疯狂建工厂,把自己定位成一家工厂型品牌,但这和前端消费品牌并不是一个经营逻辑”。

官网显示,自2014年起,正新集团在山东诸城投产了首个自有加工基地,至今在国内已投建超10个生产基地和圆规物流系统,其中温州正新供应链基地耗资超10亿元。

“他只想挣后端供应链的钱,把后端的利润放得太大而不管前端门店的运营,也不知道消费者需要什么产品。”同时,贡应龙指出,团队运营能力较差和近年来在产品、营销上几无创新,是正新的“致命伤”。

从正新鸡排的菜单来看,产品依旧以原有的鸡排、炸鸡、烤串为主。而在营销上,除了2015年邀请人气演员黄渤代言,之后并无太大水花。

在内部管理上,一位接近正新鸡排的内部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陈传武的儿子接班意愿不强,只是将产品品类扩充了奶茶等包装饮品,“创始团队日渐老化,企业缺乏创新能力”,“(炸鸡)这么适合出海的品类也没有走出去”。

近年来,中式炸鸡增长迅猛,大小品牌层出不穷。记者在北京线下走访时发现,一家正新鸡排附近就有永顺炸鸡、傻福酥肉等多家炸物店面。在龙湖天街底商,咏巷老北京炸鸡、喜邻嫂秤盘炸鸡、满巍明生炸鸡架等炸鸡品牌更是门对门与之竞争。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就性价比而言,正新鸡排其实是有一定优势的。但当整个行业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后,正新并没有很好匹配整个消费升级的核心需求和诉求,“正新鸡排的关店潮可以说是一个温水煮青蛙的过程”。

面对蜜雪冰城、塔斯汀等从下沉市场生长起来的消费品牌正迅猛开拓,作为曾经的“下沉之王”,正新鸡排还能夺回属于它的一切吗?

就在记者发稿当天,正新在官网上发出了一则郑重声明,称对于近日在“今日头条”及“微博”中,出现个别账户冒用上海正新食品集团有限公司名义,伪造公司公章,发布含有“公司经营不善,资金链断裂等多种原因,无法继续提供服务……”的不实内容,公司目前一切经营正常,不存在“公司经营不善,资金链断裂等多种原因,无法继续提供服务……”的情况;并表示,公司将依法追究相关人员的法律责任,并已就该等事项向公安机关报案。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